吴甘沙:自动驾驶的可靠性还需要时间雕琢
更新时间:2017-12-06 07:50 浏览:107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编者按】人工智能热潮仍在延续,大众对人工智能的关注也顺势延伸到各个细分领域。其中,被广泛认为“最有可能被实现的人工智能”的自动驾驶技术引起了投资者们和业内人士的广泛兴趣。那么,中国的自动驾驶发展面临什么样的独特机遇或挑战?国外自动驾驶在立法、技术和市场方面对中国有什么样的启示? FT中文网近期组织“聚焦自动驾驶”专题,编辑事宜,联系闫曼 man.yan@ftchinese.com

“中国的路况更加复杂,中国人的驾驶行为更加不可预测。”

前英特尔中国研究院院长、驭势科技CEO吴甘沙认为,这是与国外相比,中国自动驾驶技术落地面临的特殊困难。这一点可能会让每天花大量时间开车通勤的上班族们深有同感。

吴甘沙说起自己,也是“一天需要花三个小时在路上,是自己清醒时间的1/6”。“对于我们很多人,交通几乎是一个社会的中心,智能驾驶技术的成熟会带来一系列连锁反应,深刻的改变这个社会,这样一种愿景其实对我来说是非常有吸引力的。”

这也许是吴甘沙将目光从服务型机器人转移到自动驾驶的初衷之一。而且相较于昂贵且成本下降缓慢的服务型机器人,自动驾驶的前景更加可期。

我与吴甘沙的访谈安排在英国《金融时报》2017年度中国高峰论坛举办期间。以下为访谈节选:

FT中文网:你们现在做的是哪个层级的自动驾驶?

吴甘沙:按照标准定义的话,我们二三四都在做。我们做的是场景化的智能驾驶,比如二级,是代表在封闭的结构化的高速路上、城市环路上进行辅助驾驶。那我可以定义出来2.5它可以自动换道,我可以定义出2.8,它是可以实现收费站到收费站之间的全部的自动驾驶,二级本身也有很多种可能性,那就是场景。

三级其实是对二级的一种延伸,二级还需要驾驶员随时地盯着这套系统看他是不是正常,三级不需要盯着了,那么比如说奥迪A8刚刚出来这款车Traffic Jam Pilot,就在堵车情况下开开停停的,那我可以把我的手机拿出来看看,不用总是盯着这个系统。这也是一种场景,就是在中低速情况开开停停,这些我们都在做。其实对四级大家有很多的误解,认为四级一定比三级高级,其实这个未必,四级在不同场景里面成熟度是不一样的,比如说在一个园区、景区里面,跟在公共的道路、通用城市环境里面,难度不一样。

如果我把它放到一个停车场里面,比如说杭州的来福士,我开到那边停车场入口,我下车走人,它自己去找停车位去,就是在停车场里面也没有人在车里面,他也是一个司机,那这些场景呢都会比你在外面公共道路上的司机要简单。

FT中文网:你觉得会有在复杂的公共道路上,人很多的情况下,自动驾驶也完全安全的那一天吗?

吴甘沙:当然,我觉得这个不用怀疑。驾驶技术是一个比较低级的认知行为,并不需要特别高的技能。对于人工智能来说,这(自动驾驶)并不是一个顶级的挑战。只不过汽车这套系统他是一个庞然大物,一旦出了岔子,可能会导致人们的生命财产的损失,所以我们必须特别谨慎,保证它的系统超级可靠。我们现在有些人工智能的应用,它对智能的要求高,但智能出错了也无伤大雅。比如说小冰给你写一首诗,可能莫名其妙的,那也没关系;或者是一个扫地机器人出了故障,也没什么大事。但是有些人工智能执行的是关键任务、高风险的,在股市上搞砸了,可能一千亿美金没了;自动驾驶汽车出问题了,可能就撞死人了。

上一篇文章:上一篇:万达悄悄出售旗下最大滑雪场
友情链接:

澳门银河官网-澳门最大在线娱乐平台,海量澳门银河娱乐项目在线开户,试玩 - 澳门银河官网是一家集网投、代理、开户于一体的大型综合在线娱乐平台,玩家免费注册和电话投注,可试玩,升级为会员能享受更多优惠活动。

网站地图(html/xml

苏ICP12345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