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勒斯威夫特的声誉管理
更新时间:2017-12-07 20:31 浏览:141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流行音乐和摇滚音乐领域的坏名声超过好名声。“瘦利兹乐队”(Thin Lizzy)在他们的歌曲《坏声誉》(Bad Reputation)中承认,“它赋予了一种奇怪的魅力”。琼杰特(Joan Jett)录制了一首同名歌曲,这位“摇滚女王”在歌中吹嘘说,她“根本不在乎我的声誉”,并对那些非议我行我素的年轻女性的假正经人士嗤之以鼻:“你们生活在过去,现在是新一代”。

那是在1980年。几代人以后,和杰特一样来自宾夕法尼亚的泰勒斯威夫特(Taylor Swift)发布了年度最受期待的专辑《声誉》(Reputation)。此前斯威夫特自身的地位遭到削弱。此前她被誉为像苹果派那样良善的典范,所有的歌曲都是自己写的,但斯威夫特现在被憎恨者诋毁为完全相反——一个好出风头的算计者,被指捏造与其他名人有浪漫关系,被猜测是“光明会”(Illuminati)成员,为了追求世界统治而做着神神秘秘的事情,而且被视为将自己的音乐外包给世界上最华而不实、最没有灵魂的流行音乐制作人。

《声誉》的封面显示,斯威夫特的一侧脸上叠加着一层报纸,与另一侧没有遮挡的脸相比显得有些阴暗。它让人想起了亚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的名言:“品行如树,名声如影。行实名虚。”换言之,所有的声誉都是可疑的。它们是对一个人真实品性的失真写照。

但是这不可能是正确的。声誉是我们公众自我的一个重要方面,而不仅仅是我们真实自我的一个影子。与有高有低的地位不同,它有一个道德要素,可以用好和坏来评论。它与一个人的好名声有关,失去好名声的感觉可能像是死了一样。在《奥赛罗》(Othello)里,被免职的军官凯西奥(Cassio)为自己醉酒后的失态悲叹道:“哦,我失去了我的名声!我失去了自己不朽的一部分,缅甸果敢新锦海,剩下的就是兽性。”

我们喜欢认为自己比莎士比亚(Shakespeare)时代更加自由,在行为方面受传统的约束较少。现代的凯西奥肯定可以像“瘦利兹乐队”那样,承认坏声誉有一种奇怪的魅力。但现实恰恰相反。我们向世界呈现的公众形象越来越重要。

在数字时代,声誉是不可避免的。我们每一天都在评判外界事物,或者受到评判。我们为彼此的推文点赞,受到信用评级机构的跟踪,给优步(Uber)司机打分,还会得到他们的评分。价值评定以空前规模实时进行。中国政府计划建立社会信用体系,通过公民的数据轨迹来分析他们的行为,并据此授予他们分数(现在这一计划被推迟了)。这类计划是此类过程合乎逻辑的终点。

这是把声誉当作品牌,一种将行为看作可交易产品的身份识别系统,是可以交换的商品,而不是更深层意义上的美德。但道德维度不能被抹杀。在哈维韦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身败名裂后浮出水面的性犯罪和丑闻破坏了一连串的声誉,让那些以前不受法律和制度惩罚的大人物们身败名裂。在《天堂文件》(Paradise Papers)泄露后,避税者发现自己的好名声面临危险,在没有其他形式处罚的情况下,他们受到舆论法庭的审判。

凭借在乡村音乐领域的背景,以及传统的基督教价值观底蕴,斯威夫特明白,声誉并不肤浅,也不只是品牌推广活动。她的新歌充满了道德语言(“我做了坏事”和“不要责怪我”)。声誉是道德正义的工具,借助大众传播变得更加锋利——这是一柄危险的双刃剑,容易被误用和滥用,她本人的声誉受到攻击证明了这一点。与杰特不同,她在乎声誉。她是对的。

上一篇文章:上一篇:体验“死亡训练营”
下一篇文章 :下一篇:特朗普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
友情链接:

澳门银河官网-澳门最大在线娱乐平台,海量澳门银河娱乐项目在线开户,试玩 - 澳门银河官网是一家集网投、代理、开户于一体的大型综合在线娱乐平台,玩家免费注册和电话投注,可试玩,升级为会员能享受更多优惠活动。

网站地图(html/xml

苏ICP12345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