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工作中应对精神创伤?
更新时间:2017-12-08 07:41 浏览:115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当胡利奥阿拉里(Julio Harari,见文首照片)患了癌症的儿子因化疗脱发而心情沮丧时,这位来自布宜诺斯艾利斯的银行家也剃光了自己的头发。他第二天光头上班的样子让同事们感到困惑。

阿拉里讲述了自己的经历:“他们告诉你,你的儿子病了,你吓呆了。然后你拿到了下一次化验的结果,再次吓呆了。你开始想象没了儿子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你又吓呆了。但你必须坚持下去,家中还有其他成员,还有其他责任。”

虽然阿拉里因儿子患癌受到了创伤,但他在精神上还是能够挺住——剃光头表示对儿子的支持。他的儿子在2015年去世,年仅24岁。

精神创伤是对无法忍受的事件——如丧失亲人、战争、身体攻击或虐待——的一种情感和生理反应。大脑通常会迅速作出反应以保护个人,让他们对极度痛苦的悲伤、无助、愤怒和崩溃感到麻木。

遭受精神创伤的人经常毫不自知地将创伤带到自己行至的所有地方,包括办公室。工作既能够帮助一个人从创伤中恢复,也可以重新点燃创伤。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当事人早年的经历以及所处组织的文化。

阿拉里是一家国际私人银行的副董事,负责一个由5名专家组成的团队,对他而言,工作是一种有效的转移注意力的方式。“如果你脑子里只想着化疗,生活非常痛苦,”他说,“但如果你还要(工作),你可以不让自己窒息。”

阿拉里承认在儿子患病期间自己无法保持正常的工作节奏,这一点很重要。这帮助他以现实态度看待自己能取得的业绩。他也意识到,自己能给儿子的帮助只有陪伴在他身边。

“我知道自己只能与时间赛跑。我知道,我只能拥抱他,但无法治愈他。”

返回工作岗位

儿子去世后,工作成为他缓解痛苦和悲伤的方式。“他是一个周日晚上走的,周四我就回来工作了,”阿拉里说,“有人问我为何这样着急,我说,‘工作支撑着我’。我必须把(自己的情感)分隔开,否则痛苦会让我痛不欲生。”

“隔离”——将矛盾的情绪分隔开——是一种常见的反应,也是大脑用来保护个人不受极端情绪影响的防御手段之一。这样的防御是正常的,只有当过度扭曲现实时,缅甸小勐拉赌场,才会变得有害。

幸运的是,在儿子生病期间,阿拉里的情绪稳定没有被无助和绝望的情绪击溃。这源于其健康的、总是得到支持的早年家庭生活。

然而,对其他一些人来说,早年的家庭生活经历,如被剥夺、被忽视或被虐待,会影响神经系统,使他们更难以忍受后来遭遇的挫折。

持久不悦

对此类人而言,即便是工作中的普通挫折,如错过升职或遭到不公平对待,就能够重新激活早期的创伤,让其陷入难以理解和难以抗拒的情绪中。贝塞尔范德科尔克(Bessel van der Kolk)的《身体从未忘记:心理创伤疗愈中的大脑、心智和身体》(The Body Keeps the Score: Brain, Mind and Body in the Healing of Trauma)一书描写了这一过程。

对这些个人来说,对危险的预期持续存在(而实际上往往不存在危险),使他们处于极度警觉的状态,而且经常做出不理智的反应。

心理治疗师、专门治疗创伤的行政教练朱莉娅沃恩史密斯(Julia Vaughan Smith)表示,这样的员工会避免在工作中产生亲密关系,因为亲密往往会激起强烈的情绪,后者会引起创伤性记忆。相反,他们可能变得缺乏安全感、顺从,甚至自恋。

上一篇文章:上一篇:可口可乐“变身术”
下一篇文章 :下一篇:无人驾驶距离我们可能依然遥远
友情链接:

澳门银河官网-澳门最大在线娱乐平台,海量澳门银河娱乐项目在线开户,试玩 - 澳门银河官网是一家集网投、代理、开户于一体的大型综合在线娱乐平台,玩家免费注册和电话投注,可试玩,升级为会员能享受更多优惠活动。

网站地图(html/xml

苏ICP12345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