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料垃圾:海洋不能承受之重
更新时间:2018-02-13 14:45 浏览:128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去年11月,当塔斯马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Tasmania)的詹尼弗莱弗斯(Jennifer Lavers)在柏林“Falling Walls”会议上开始演讲时,柏林垃圾承包商的工作人员把100包每包容量为60升的塑料垃圾倾倒在讲台周围。

这位澳大利亚海洋生态学家站在这堆垃圾后面告诉观众:“这些垃圾仅相当于这个礼堂里的(750)人两天的消耗量。”接着,她展示了她在南太平洋无人居住的亨德森岛(Henderson Island)拍摄的令人震惊的照片,那里是地球上最偏远的地区之一。

上世纪90年代覆盖着原始沙砾的海滩如今遍布塑料垃圾,它们是被海浪从太平洋周边国家以及更远的地区冲刷过来的,据估计有3700万件,重达18吨。

这只是我们面临的塑料问题的冰山一角。据估计,每年有800万吨塑料流入海洋。近几个月来,公众和政界对海洋塑料污染问题的关注度急剧飙升,使之成为一个快与气候变化一样重要的环境问题。

塑料垃圾:海洋不能承受之重

在英国,戴维阿滕伯勒爵士(Sir David Attenborough)的电视纪录片《蓝色星球2》(Blue Planet II)产生了巨大影响,促使人们关注塑料垃圾对生物的危害,它们或者被塑料制品缠绕住,或者吞下误以为是食物的塑料碎片。在一个镜头中,英国南极考察队(British Antarctic Survey)的露西奎因(Lucy Quinn)向人们展示了一个令人心碎的场景:在南乔治亚岛上,一只神志虚弱的信天翁雏鸟试图吐出被它吃进去的塑料袋。这只小鸟还活着,但几乎要哭出来的奎因接着展示了另一只小信天翁正在腐烂的尸体。

“不幸的是,一根塑料牙签穿透了它的胃,”她表示,“那么小的一个东西就能杀死这只鸟。看到这一幕我真的很伤心。”

很多人都是最近才认识到全球塑料污染危机,但还有一些人已为此斗争多年。英国利兹市(Leeds)的摄影师曼迪巴克尔(Mandy Barker)就是其中之一,本文配图采用了她的照片。“我是在赫尔(Hull)长大的,在Spurn Point自然保护区度过很多时间,”她说,“每年回去,我都会因为看到那里堆积的垃圾数量之多而感到震惊。”

2011年成为专业摄影师以后,巴克尔把工作聚焦于塑料污染,她到全球各地的海滩和港口找素材,还专门去过一次“太平洋垃圾带”(Great Pacific Garbage Patch)——这个海洋环流滞留着数量特别巨大的漂浮垃圾。她的做法是展示塑料污染物的意外之美,她会精心拍摄它们,就好像它们是珍稀的海洋生物。巴克尔表示:“人们一开始被这些照片的美所吸引,随后他们意识到这些东西正在造成危害,我希望通过这种反差,激起观者的情感反应。”

普利茅斯大学(University of Plymouth)国际海洋垃圾研究部(International Marine Litter Research Unit)的负责人理查德汤普森(Richard Thompson)是海洋塑料方面的一个主要研究人员,他起初不能肯定巴克尔所做工作的意义。他理解这种“对海上垃圾之美的艺术表现”,但他不确定这会给全球塑料辩论带来什么。但如今,他意识到了它们的正面影响。

塑料垃圾:海洋不能承受之重

尽管汤普森对全球各地新近出现的紧迫感表示欣慰,但他多少也感到困惑,对于这个他潜心研究了多年的问题,人们为什么现在突然兴趣高涨?“这里存在一种雪球效应,众多的媒体报道像滚雪球一样,”他回忆道,“居住在内陆的人们开始意识到,他们对于海洋垃圾也有责任。”

友情链接:

澳门银河官网-澳门最大在线娱乐平台,海量澳门银河娱乐项目在线开户,试玩 - 澳门银河官网是一家集网投、代理、开户于一体的大型综合在线娱乐平台,玩家免费注册和电话投注,可试玩,升级为会员能享受更多优惠活动。

网站地图(html/xml

苏ICP12345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