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有必要建立校园反性骚扰制度?
更新时间:2018-04-15 16:47 浏览:157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自4月5日开始,来自海外的指控让一桩20年前的旧事暴露在聚光灯下,并在中国互联网上引发一波对于校园两性伦理与法律问题的讨论热潮。已故北京大学学生高岩的同学举报曾在北大中文系任教、目前的“长江学者”沈阳教授曾性侵高岩,导致高岩自杀。尽管在各方介入的情况下事实碎片正在不断浮现,但20年前的旧事,要重新还原所有真相已经不可能,同时嫌疑人责任的认定还需走严格的正式程序。然而无论如何,此事以及近年来不断出现的类似事件,的确给中国校园性骚扰问题敲响了警钟。

如何应对校园性骚扰与性侵问题?一个直觉的反应是展开相应的机制建设。据报道,北京大学近期也开会讨论反性骚扰制度建设。这个直觉的反应也是正确的做法。所谓机制建设可以从两方面着手;一方面是设立一定的机构来听取学生对于教师性骚扰与性侵指控的举报,,并对所反映的情况进行调查和处理;另一方面是对教师与学生之间的情感与恋爱关系进行一定的干预和管理,禁止或者限制所谓的“师生恋”。

这些建议当然会引起各种各样的疑虑和反对。比如有人会说,禁止“师生恋”会不会构成对个人自由的限制。其实所谓保护个人自由,涉及的是国家与公民之间的关系。而学校作为教育机构,作为对学生的健康成长负责任的组织,显然有权管理在本机构之内任职的教师,要求其遵守一定的伦理义务(当然仅限于是本校员工或者与本校有聘任合同关系的教师)。这与个人自由并不冲突。当然,全国范围内一刀切式地禁止“师生恋”可行性并不高,因为此类事件的认定和处理需要很高的成本,所以这个问题不应该由法律来解决,而应该由学校制订相关行为守则,并要求教师执行,并以一定的惩处措施作为后盾。

有人会说,教师和学生之间产生自然的感情进而发展到恋爱,这种情况也不可避免。然而问题的关键在于,双方权力、可以动用的资源以及社会经验是绝对不平等的,而且在学生的成绩、毕业、就业等方面,教师拥有一定的干预权与主宰权,教师可能滥用这种权力而在情感和性方面对学生进行胁迫。众所周知,两性关系必然伴随各种矛盾和纠葛,正确处理这些矛盾需要双方地位平等并都有成熟的心智,这样的条件在校园的师生之间并不具备。所以很可能即使是一开始自然的、非强迫性的师生恋情,最终也会发展为强迫性、宰制性的关系,而这对青涩的学生可能构成毁灭性的打击。鉴于这种高风险性,禁止这种恋情,或者要求相关教师和学生向学校的伦理委员会报告相关情况,由学校对教师进行监督,才应当是正确的做法。即使教师和学生真的两情相悦,双方都等待一段时间,等师生关系结束后再发展恋情也未为迟晚,这其实才能真正考验是双方真正的恋情还是一方对另一方的胁迫。

有人认为性骚扰这种现象在官场、职场都很严重,只盯着校园不公平,但这一观点忽视的是学生的特殊情况与极端弱势地位。尽管对于其他领域的性骚扰也需要重视和防范,但这些领域目前已经有了一定的防范机制。而且,成年人假如在公司中遭遇性骚扰,可选择的余地相对较大,可以联合其他社会力量来进行控诉,至少拥有一定的“用脚投票”的权利。而学生通常无法选择去其他学校或者换老师,而且学生缺乏这方面的社会经验,在遭遇侵害时第一反应往往是沉默和隐瞒,这也是性侵者把学生视为可趁之机的原因。大学固然不是官场,但导师等手握大权的大学教师主宰学生命运的能力,可能比官场上的控制还要强烈。因为中国大学的体制问题,很多教师在面对学生时拥有的是实打实的“权力”,这样的“权力”当然需要制约,而不是放任目前这些行政化气息浓烈的大学成为中国反性骚扰斗争的盲点。

上一篇文章:上一篇:中国精英为中美贸易紧张降温
下一篇文章 :下一篇:金正恩首次公开证实朝美峰会前景
友情链接:

澳门银河官网-澳门最大在线娱乐平台,海量澳门银河娱乐项目在线开户,试玩 - 澳门银河官网是一家集网投、代理、开户于一体的大型综合在线娱乐平台,玩家免费注册和电话投注,可试玩,升级为会员能享受更多优惠活动。

网站地图(html/xml

苏ICP12345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