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之间的“国家猜忌”
更新时间:2018-04-16 20:01 浏览:95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近期中美贸易战风险骤然上升,但同时,相关背景更需要追溯。一直以来,美国希望中国通过市场开放成为自由社会的一员,并将中国纳入到美国制定的亚洲政治秩序框架以及美国主导的全球产业分工网络之内。但是,这些目标无一例外地未能成功。相反,中国正在通过自身的制度性优势向美国占据垄断地位的高端产业进军,并通过一系列战略将影响力扩展到全球,美国认为中国已经对自己的霸权构成了挑战。

在这种背景下,美国总统特朗普对中国采取了一系列攻击性政策,包括贸易战,加强与台湾关系,让更多对华鹰派进入白宫等。人们无法判断这是特朗普的战术性恫吓还是战略性调整,更多人担心这是美国打算与中国“摊牌”。这种政策的暧昧性也让两国的“猜忌”加深,稍有不慎,可能会彻底花光两国长期储备的信任储蓄,这将会是噩梦的开始,特朗普打开的是一个潘多拉魔盒。

美国贸易保护主义具有悠久的历史。在1930年代大萧条期间制定的“斯穆特-霍利关税法”导致世界各国纷纷效仿,以邻为壑,为第二次世界大战埋下了祸根。现在特朗普在全球化方面的倒行逆施,有导致历史重演的风险。二战之后,美国大力建设包括WTO在内的布雷顿森林体系,推动美国主导的全球化,美国在现行的国际贸易体系中大获其利。1970-2000年间,美国对在经济与科技方面的挑战者日本进行了持续的贸易打击。

进入21世纪后,全球低端制造业向中国转移,使得中美经贸关系具有了很强的互补性,而非竞争性。美国企业与消费者在这种关系中受益匪浅:中国向美国提供大量物美价廉的消费品,而美国企业在中国市场赚取巨额利润。在这期间,在中美经贸关系中起到巨大影响力的美国三大主体,即跨国公司、依赖进口中间品进行生产的企业、经营进口商品的商贸企业(代表消费者),都受益于中美贸易,华尔街也在中国资产证券化过程中得到很多。

但是,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首先,在全球化过程中,那些因为制造业受损而失去工作的低技能工人,经过长时间的积累,成为一股必须正视的政治力量,特朗普就是得到这些人的支持步入白宫的。一般而言,消费者或受到冲击的工人无法组织成一个可以游说并施加强大政治影响力的集团,但是,当这些低技能工人的规模越来越多,并表现为贫富分化加剧,成为严重社会问题后,他们就会发出自己的声音,并不得不被统治者所重视。他们认为自己的工作被中国所剥夺,尽管这并非事实,但这的确是政治。

与此同时,2008年金融危机后,美国精英对中国的发展也开始忧虑,因为这一切与他们最初设想并不相符,中国被视为美国的巨大威胁。在这种情绪主导下,奥巴马时期美国精英开始就中美关系展开大辩论大反思,遏制中国的观点占据上风,但美国政府的外交政策并未被这种思潮完全主导。2016年10月,奥巴马接受《大西洋月刊》采访时表示,比起一个成功崛起的中国,美国更惧怕一个被削弱、受到威胁的中国。他对中国使用了软制约的手段。

特朗普迎合了美国人对于恐怖主义、移民、经济问题以及中国的焦虑而上台。他也将美国受到全球化冲击的底层与一些美国精英的反华情绪带到了白宫,再加上他周围充斥着太多的鹰派官员,所以,这一次是由白宫吹响集结号,“修理”中国成为美国的政治主流,国会里面也几乎找不到支持中国的朋友。

上一篇文章:上一篇:区块链可信,人不可信
下一篇文章 :下一篇:中美贸易战非逆势而来
友情链接:

澳门银河官网-澳门最大在线娱乐平台,海量澳门银河娱乐项目在线开户,试玩 - 澳门银河官网是一家集网投、代理、开户于一体的大型综合在线娱乐平台,玩家免费注册和电话投注,可试玩,升级为会员能享受更多优惠活动。

网站地图(html/xml

苏ICP12345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