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再次耍无赖,欧洲应该如何回应?
更新时间:2018-05-15 08:10 浏览:125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够了。美国的盟友们曾紧咬牙关与双唇,努力维持笑脸。他们曾经恭维和说好听的话。但一切徒劳无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其人正如他一直给人的印象:一个民族主义恶霸,让美国的实力听命于他根深蒂固的个人偏见。退出伊朗核协议根本不是推行外交政策,而是自负的趾高气扬之举。美国总统想让全世界看到,他可以为所欲为。

这已经不是欧洲人首次目睹特朗普蔑视曾经支撑美国全球领导地位的国际秩序。“美国优先”已导致他退出巴黎气候变化协定,放弃旨在解决以巴冲突的两国方案,撕毁贸易协议,质疑北约(NATO)联盟。他还在Twitter上猛烈抨击,指责欧洲对恐怖分子软弱,容忍他想象中的外人无法踏足的穆斯林移民聚居区。大部分时间里,,盟友们都不吭声。

退出伊核协议则不同。它标志了自冷战结束以来跨大西洋关系的最大破裂,且嘲笑了西方为维护基于规则的秩序所付出的努力。它将国际道德制高点拱手让给极为令人不快的德黑兰政权。它向一个火光熊熊的地区浇上汽油。而这个地区位于欧洲旁边。

沙特阿拉伯的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和以色列的本雅明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一直在为对伊朗开战擂鼓。特朗普现在实际上已加入他们的行列。伊核协议对伊朗核活动的限制并不完美。然而没有这一协议,德黑兰就有了造核弹的手段与动力。

在欧洲的政策制定者们看来,还有一个额外因素。如果说伊朗——或其他任何令人不快的政权——当年需要为核武计划寻找一个理由,前总统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的“邪恶轴心”(axis of evil)讲话以及美国领导的入侵伊拉克恰好提供了这个理由。下月朝鲜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 Un)与特朗普会面讨论平壤的核武库时,朝方不太可能忘记上述教训。

伊朗问题的外交解决路径最初是由法国、德国和英国——即所谓的欧盟三国(EU3)——绘制的。2015年的协议拉入了中国、俄罗斯以及美国,标志着十几年煞费苦心且经常痛苦的外交努力结出果实。现在朝鲜以及其他所有国家都知道了,即使在一项庄严的国际协议,美国的承诺也不可信——只要特朗普还是白宫主人。

在绝大多数欧洲国家,对这一破坏性战略的第一反应都是表示美国已自己陷入孤立。如果美国打算扮演流氓国家的角色,对其盟国的观点视而不见,那么维系大西洋伙伴关系(人们长期认为,这层关系的双方在价值观和利益两方面都是一致的)的粘合剂就不复存在。

关上电视机不看特朗普是一个较为诱人的设想。不幸的是,这也违背了欧洲要依靠美国来维护欧洲大陆安全的现实。去年,德国的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在公开流露沮丧情绪的一瞬间表示,特朗普入主白宫意味着欧洲得为自己的事务承担起更多责任。然而这位德国总理此后所做的一切似乎表明,德国更不愿意(而不是更愿意)承担自身的国防成本。欧洲只有在准备好为自己的国防买单后,才能使自己独立于美国。

但是,现实主义并不意味着一定要逆来顺受。当务之急是保住剩余的伊核协议。美国也许已经食言,但欧洲及国际社会其他成员可以证明,它们准备履行与伊朗达成的协议——取消制裁以换取伊朗在核计划上信守承诺。

上一篇文章:上一篇:阿根廷求助IMF给世界敲响警钟
友情链接:

澳门银河官网-澳门最大在线娱乐平台,海量澳门银河娱乐项目在线开户,试玩 - 澳门银河官网是一家集网投、代理、开户于一体的大型综合在线娱乐平台,玩家免费注册和电话投注,可试玩,升级为会员能享受更多优惠活动。

网站地图(html/xml

苏ICP12345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