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革命洋相
更新时间:2018-05-17 16:05 浏览:166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1974年,我上小学四年级。

那个春天,“批林批孔”运动骤然席卷全国,地处渭北台塬的高家学校也喧闹起来。

林,指的是中共副统帅林彪,孔,当然是儒家老祖宗孔子。给林彪戴上一顶复辟儒家思想的帽子,举国愕然。毛泽东掀起的这场运动,意在防止否定自己发动的所谓文化大革命。在我们自幼所受的教育里,孔子一直是一个滑稽的反面形象:他是一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酸腐文人,是丧家犬,是反动统治集团的帮凶,是镇压革命派少正卯的刽子手。我们蔑称其为“孔老二”。

当时,一种新的大批判形式流行起来,名曰三句半。这本是借鉴传统曲艺表演形式,四人手持锣鼓等乐器表演,三人说三长句,最后一人只说一两个字。

老师指定我说那最后半句。一场接一场的政治运动催人早熟,我渴望早日长大,投身到伟大领袖发起的伟大斗争中去。被老师点名参加大批判,自然有几分兴奋,很想表现出色一些。

三句半对台词有严格要求。因为台词是老师写的,读起来还算押韵。内容却粗鄙不堪,无非是变着法子辱骂林彪。架在大队屋顶上的大喇叭蔑称其为林秃子,我也不知道他是否真不长毛。三年前,他还是堂堂正正的副统帅,我以为红太阳陨落了,天下就归他了。后来,据说他卖国投靠苏修,一头摔死在温都尔汗。

有一天,几个走路铿锵作响的民兵径直扑到我家大屋,不由分说摘下挂在墙上的镜框,从里面取出那张官家发的有天安门城楼的照片,用朱笔把跟在毛泽东后面的人涂成了粪球。母亲惊骇得不敢喘息,见他们出了大门,才缓过神来。

说台词不难,难的是在大庭广众面前表演。母亲改嫁让我变得内向起来,总觉得那些不怀好意的眼光在打量自己。我惧怕被人注视,喜欢独自待在安静的角落里。

出身不好的我,明白自己不能拒绝老师分派的角色。无奈之下,只好心怀畏惧地排练起来。那个时候,除了参加劳动,大批判就是最要紧的课。我们几个每天吃过饭,就钻进树荫里排练起来。

黑云压城城欲摧,

有个林秃子要复辟,

我们贫下中农怎么办?

——不答应!

稚嫩而凶恶的声音回响在校园里……

夜里,我梦见自己被剥光裤子,扔在光溜溜的高台上。

上台那天,母亲让我穿上一件洗得干干净净的白衬衫,还用梳子把我的头发往后捋了捋。我低头跟在同桌后面,右手提溜着的那面锣在不停地颤抖。

小伙伴们兴头颇高,吐出的台词铿锵有力,尽管说的是西府方言,却丝毫不影响效果,台下传来一阵阵喝彩声……从第一个同学念出一句话起,我心里就在打鼓。待第三个说完,我已经紧张得面红耳赤。我嗫嚅了半天,蚊子似挤出一两个字:

好!

活该!

该死!

……

我听到了嘘声。

明晃晃的太阳照在脊背上,,我知道自己流汗了。

批斗会结束,高亢的歌声响起来,我跟着大家唱道: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胜利歌声多么响亮;

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

从今走向繁荣富强。

……

我感觉自己给班级丢了丑,很久抬不起头来。不敢看班主任的眼睛,不敢看班里那个好看的女生。

没有人安慰我。

林秃子!孔老二!我心底里更恨你俩了。

克己复礼——你们到底要克什么己复什么礼?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不就是束缚中国人精神的绳索吗?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以仁治国可以休矣!

大喇叭里哓哓不歇的思想涌入耳孔。

那是我平生唯一一次上台参加革命大批判,糟糕的表现让我深感自卑,自此远离一切政治舞台。

上一篇文章:上一篇:如何为孩子选择合适的培训机构?
下一篇文章 :下一篇:顺风车舆论风暴背后的真问题
友情链接:

澳门银河官网-澳门最大在线娱乐平台,海量澳门银河娱乐项目在线开户,试玩 - 澳门银河官网是一家集网投、代理、开户于一体的大型综合在线娱乐平台,玩家免费注册和电话投注,可试玩,升级为会员能享受更多优惠活动。

网站地图(html/xml

苏ICP12345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