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龙想玩“政治足球”
更新时间:2018-06-13 07:27 浏览:117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在法国国家足球队启程前往俄罗斯参加世界杯(World Cup)之前,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克龙(Emmanuel Macron)前去看望,受他自己竞选成功的启发,他提出了一些建议。

在法国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赢得世界杯即将20周年之际,克龙告诉被称做“les Bleus”的法国国家足球队:“你们会遇到迷茫的时刻。保持团结。努力拼搏。要有自信,恢复信心。”他对聚在外面的记者眨眨眼补充说:“比赛就是为了赢。”

不要有压力,法国队:对你们说教的是一位第一次尝试成为总统就获胜的人。但马克龙不只是在暗暗吹嘘他的选举;他还在传递这个信息——胜利对法国有利,对他也是如此。他将可以宣称他提供了一点帮助,因为这种结果将支持他提出的“法国回归”的叙事。

在于上周日播出的电视采访中就他与球员的这次会面发表评论时,他的用意就更明显了:“我认为,这个球队希望赢,这个球队希望把奖杯带回给我。”注意他用的词是“我”而不是“法国”、“法国人民”,甚至也不是“我们”。

马克龙并非第一个希望从竞技胜利(尤其是足球)中获得政治好处的政客,这种竞技胜利会让社会各界的人们充满热情。但法国赢得1998年世界杯以及随后的狂热表明,这可能是一种危险的策略。

那年法国队在决赛中以3:0大败巴西队,政治人士纷纷利用这支球队的成功。当时不受欢迎的中右翼总统雅克希拉克(Jacques Chirac)在民调中恢复了人气,他之前在1997年的议会选举中落败,迫使他与一位社会党总理共同执政。希拉克对足球知之甚少,但很快他去看每场比赛都戴着一条围巾,每次球队得分时都热烈欢呼。

法国国家足球队成为法国文化多样性的象征,特别是利利安图拉姆(Lilian Thuram)、蒂埃里亨利(Thierry Henry)和齐内丁齐达内(Zinedine Zidane,见文首照片)等球员。他们是法国“彩虹队”——“黑人、白人和阿拉伯人队”的支柱。当时,在法国出生的阿尔及利亚移民之子齐达内的一幅照片被投影在凯旋门上,俯瞰着香榭丽舍大街。

这种感觉良好的效应持续了几年——继世界杯后,法国接着在2000年赢得欧洲杯(European Championship)。但很快,现实上场。2002年,当时的极右翼国民阵线(National Front)领导人让-马里勒庞(Jean-Marie Le Pen)意外进入总统大选第二轮。2005年,巴黎郊区的暴乱突显出法国在让第二代和第三代移民融入社会方面面临挑战。在2006年世界杯决赛上,齐达内在用头怒顶意大利的马尔科马特拉齐(Marco Materazzi)后被红牌罚下。

法国前总统、足球爱好者弗朗索瓦奥朗德(Franois Hollande)曾对《世界报》(Le Monde)谈起1998年:“(政治人士)在过度解读、过度利用体育。”奥朗德表示,庆祝法国国家足球队的种族和文化多样性是一回事,但“接着我们得出结论,,认为这场胜利将改变法国社会。但它没有。”

然而,我们法国人继续把这支球队看作能映照国家的一面镜子。政治人士和评论人士认真审视球员以及他们的表现,试图从中解读法国社会的内部运作。

上周日,我带儿子到巴黎郊区庞坦(Pantin),去看Magasins Généraux文化中心举办的一个有关足球的艺术展览。摩洛哥艺术家苏菲安阿巴里(Soufiane Ababri)的画作让我震撼。他通过致敬效力于西班牙皇家马德里俱乐部(Real Madrid)的法国球员、阿尔及利亚后裔卡里姆本泽马(Karim Benzema),探讨了他认为法国在对待自身殖民历史上面临的难题。在拒唱法国国歌并卷入一起敲诈调查后,本泽马已成为法国的“弃儿”。艺术家阿巴里表示:“法国人可以批评法国,但阿拉伯人不行,即便他拥有法国国籍。”

这或许有些夸张,但它表明了我们希望足球会带来的象征意义。因此6月16日,当法国队以迎战澳大利亚队而开始在世界杯的比赛时,我们都会从中寻找有关法国民心的线索。

上一篇文章:上一篇:华为“吓人技术”的30年往事
下一篇文章 :下一篇:GDPR带来哪些数据安全管理启示?
友情链接:

澳门银河官网-澳门最大在线娱乐平台,海量澳门银河娱乐项目在线开户,试玩 - 澳门银河官网是一家集网投、代理、开户于一体的大型综合在线娱乐平台,玩家免费注册和电话投注,可试玩,升级为会员能享受更多优惠活动。

网站地图(html/xml

苏ICP12345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