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威胁论”的前生今世
更新时间:2018-09-14 16:07 浏览:189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中美贸易战背景下,“中国威胁论”和“冷战思维”的指控再度风起云涌,但是两者之间真的有关系吗?我们是否真的面临了冷战2.0?

其实“中国威胁论”并非特朗普时代的特产,也不是仅仅由于中国经济崛起之后才有的小肚鸡肠思维。事实上“中国威胁论”几乎如影随形地伴随着二战后美国在世界秩序中获得主导地位的历史,只是它经由美国政治的演变而有所消长更替。我认为重新审视冷战(1947-1991年)以来“中国威胁论”的演变,对于中国与美国今后相处之道应该有所启发。

1947-1972,冷战前期

在大众语汇中的“冷战”,给人的第一个印象是美国与前苏联之间的激烈抗衡。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的历史系教授裴斗虎(Gregg Brazinsky)在他的著作《赢得第三世界:冷战期间的中美竞争》(2017)中,则提出中美之间的对抗其实是冷战重要的一部分。他认为很多美国政策专家倾向于夸大中国久远的历史对中国当下政策的影响,而忽视冷战这段历史对于中国对外政策更为强大的影响。

《赢得第三世界》一书的主旨是:在冷战期间,中美在第三世界的互动,,大多数处于竞争与对抗的状态。中国的使命是摧毁美国的影响力,以革命的旗帜团结刚脱离殖民主义的国家;而美国视中国在亚非国家的任何进程为威胁,打压中国任何提升自己地位的尝试。华盛顿长期以来一直害怕的是,中国会带来一种政治和经济发展的新模式,而这种模式将根本性地破坏美国现今维持的自由国际秩序。

裴斗虎重新审视了冷战期间美国与中国之间激烈而持久的竞争,聚焦在两国如何积极争取在新独立的非洲和亚洲国家建立影响力。通过在亚洲和非洲发挥领导作用,中国希望重新获得其在世界事务中的地位,但美国人担心中国作为一个非白人、反殖民主义国家,在“后殖民世界”中将成为比苏联更加危险的威胁。于是破坏中国提升其地位的努力,成为华盛顿在其冷战布局中软硬兼施的重要动机。

裴斗虎认为,中国在20世纪的国际事务上的主要动机是,报复此前在欧洲殖民主义下受到的屈辱,这是中国共产党创建的动机,也成为共产党领导阶层的世界观。于是在冷战期间,提高中国在第三世界的地位是中国对外政策的大目标,采用包括外交、经济支援、宣传教条在内的不同策略(注:裴斗虎在全书中并没有用“软实力”这个名词,那是冷战接近结束时由约瑟夫奈在1990年所提出的概念),以求在新兴国家中提高它的地位。在这些不同的手法背后,主要的信息却保持始终不变:第三世界的人民应该在中国的领导下团结起来,创建一个新的秩序,抵御外国的侵略。

为了打压北京想要获得提升地位的一切努力,美国对亚非国家施压,针对共产党进行一系列的负面政治宣传,并且尽量阻遏中国在许多新兴独立国家的支持者,也尽最大能力降低中国经济和军事支援项目的影响。

裴斗虎认为,北京力图为后殖民国家打造一个非正式的反霸权集团,而中国则是该集团的代表与领导者。这种对国际秩序的不同设想,使得中国和美国形成了公开对立。第一次体现在朝鲜战争,中国支持北朝鲜而美国支持南韩;后来又体现在越南战争,中国支持越南共产党推翻原有政府,先是与法国,后来与美国作战。

上一篇文章:上一篇:伯南克:当年为华尔街纾困没错
下一篇文章 :下一篇:8月中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创新低
友情链接:

澳门银河官网-澳门最大在线娱乐平台,海量澳门银河娱乐项目在线开户,试玩 - 澳门银河官网是一家集网投、代理、开户于一体的大型综合在线娱乐平台,玩家免费注册和电话投注,可试玩,升级为会员能享受更多优惠活动。

网站地图(html/xml

苏ICP12345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