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塞俄比亚原始部落:男人手持AK
更新时间:2018-11-09 08:27 浏览:132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这座村庄的生活非常闲适,甚至让人有点昏昏欲睡。但所有村民的打扮却让人过目不忘——周身抹着白油彩,脸上描着豹纹斑,脖子挂着串珠,双手则戴着手镯——所以过了好一阵子我才注意到村里所有男人都拿着AK-47步枪。

他们除了腰间围着块遮羞布以及头上竖插着一根驼鸟羽毛外,身体基本是裸露的。他们坐在木雕凳上(折起来就可以当作睡枕用)。每个人身上描着白色条纹与漩涡纹,酷似西方亡灵节的骷髅人。有些人戴着铜臂镯,有些人则系着由回收金属(废弃子弹壳)打造的腰带。

埃塞俄比亚的西南角边陲地区,AK-47步枪取代传统长矛已有好多年了,拉尔比瓦(Lale Biwa)说。他是卡拉部落(Kara)里屈指可数能用英语交流的人,如今会用英语表达远比武器装备更突显身份地位;能说英语如今成了年轻人能否娶上媳妇的必要条件。比瓦说,这些卡拉族人时不时会被派至奥莫河谷(Omo Valley)处理不同部落间的小规模冲突,或是雇来捕杀浊浪滔天河水中出没的巨鳄。

在地处南苏丹与肯尼亚边境狭长地带的下奥莫河谷地区(Lower Omo Valley),能说埃塞俄比亚官方语言埃姆哈拉语(Amharic)的人寥寥无几。很多人连埃塞的首都都说不出来,要知道这里是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Addis Ababa)以北仅350英里的地方。

埃塞俄比亚自我感觉跟其它撒哈拉以南的国家并不同宗同族。当然,作为高原地区的埃塞俄比亚人(浅肤色,且是全球最古老语言的守护者),他们自认为不同于撒哈拉以南国家:很多人追根溯源自称是阿克苏姆(Aksum)古老文明的传承者,是所罗门国王(King Solomon)与希巴女王(Queen of Sheba)的传人。

埃塞俄比亚原始部落:男人手持AK

这几年,埃塞俄比亚政府执行的是截然不同于其它撒哈拉以南国家的国策。门格斯图海尔马里亚姆(Mengistu Haile Mariam)的军政府(Marxist Derg)政权1991年被推翻后,执政的埃塞俄比亚人民革命民主阵线(People’s Revolutionary Democratic Front)执行效仿亚洲四小龙的发展道路:它投资兴建水坝与道路,并在服装与电子制造业大量创造就业机会,此举旨在让昔日这个贫穷与饥荒代名词的国家一跃发展成为中等收入国家。

奥莫河谷中半裸着身体,文化发展与世隔绝的卡拉族人与其它土著融入这种发展模式并不容易。在高原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到处是咖啡馆、单轨铁道以及尘土飞扬的建筑工地,这里的居民认为:来自南方闷热低地国家的人完全是落后的穷乡僻壤。我在亚的斯亚贝巴大学结识的一位学生不知道如何描述来自南方地区的同胞:“我听说他们甚至连衣服都不穿。”他说。

从亚的斯亚贝巴前往奥莫河谷费尽周折。我们乘坐埃航(Ethiopian Airlines)的新辟航线前往金卡(Jinka),机场工作人员对这座小城一无所知,甚至否认有前往该地的航班。从金卡新修的机场跑道驱车前往与南苏丹接壤的边界地区总共需4个小时。从车上放眼望去:晴空万里,群山绵延,时不时能看到众多细高白蚁墩构筑成的“壮观景致”,它们是昆虫界名符其实的哈利法塔(Burj Khalifas)。

埃塞俄比亚原始部落:男人手持AK

绝大多数游人到此就止步了,但我们还深入更偏僻的地方。在Murulle,我们坐船前往奥莫河,这是埃塞俄比亚仅次于尼罗河的第二大河流,它从发源地埃塞俄比亚高原一路蜿蜒流淌了500英里,最终注入土卡纳湖(Lake Turkana)。

上一篇文章:上一篇:欧洲人眼中的日本精神
下一篇文章 :下一篇:调香大师为你度身定制香水?
友情链接:

澳门银河官网-澳门最大在线娱乐平台,海量澳门银河娱乐项目在线开户,试玩 - 澳门银河官网是一家集网投、代理、开户于一体的大型综合在线娱乐平台,玩家免费注册和电话投注,可试玩,升级为会员能享受更多优惠活动。

网站地图(html/xml

苏ICP12345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