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见问题

信联的“成长”难题
更新时间:2018-01-12 00:05 浏览:108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C2018-01-11理财周刊1版01s001 副本

信联,这座个人征信行业“超级枢纽”的架构正在不断清晰。近日,央行发布公告称,将业内一直俗称的“信联”正式定名为“百行征信”,并确认了它的股东班底: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持股36%,其余64%股份由8家个人征信试点机构平分持有。信联被视为一系列征信乱象的“终结者”,不过业内人士也指出,目前阶段它仍在“襁褓”中,这一领域内机构各自为阵、个人信息保护的法律顶层设计缺失等突出现象,都是信联“成长”路上将面临的难题

a1

“大一统”图谋

信联是由央行牵头组建的国家级网络金融个人信用基础数据库,主要目的是把央行征信中心未能覆盖到的个人客户金融信用数据纳入,实现行业的信息共享,以有效降低风险成本。

根据央行最新的相关公告,信联的全称为“百行征信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人民币10亿元,公司的个人征信业务申请近日已获受理。主要股东名单中,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持股36%,包括芝麻信用、腾讯征信、深圳前海征信在内的8家个人征信试点机构均持股8%。

恒丰银行研究院执行院长董希淼评价称,百行征信即将成立,这是我国征信市场发展的一个里程碑事件,对健全我国征信市场、进一步推动整个社会诚信体系建设都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这也是业内共识。当前的征信市场,除了央行征信中心外,还没有一家正式获得个人征信牌照的机构,导致在央行征信覆盖较少的互金领域缺乏统一的征信管理,这一缺口对应的规模已不容小觑。网贷之家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1月底,P2P网贷行业的历史累计成交量突破6万亿元大关,达到60091.32亿元,较去年同期上升88.68%。11月P2P网贷行业共有正常运营的平台1954家,活跃借款人520.77万人。“这些数据表明,网贷行业已经渗透到相当一部分传统金融机构未能覆盖的人群之中。”信而富CEO王征宇说道。

试点的心思

实际上,作为补位,近年民间从事信用信息管理业务的机构已经渐渐涌现,其中颇具代表性的就是首批个人征信牌照试点的8家机构。2015年1月,央行下发通知,要求芝麻信用、腾讯征信等8家机构做好个人征信业务准备工作。但截至目前,中国首批个人征信业务牌照仍未发出。

但机构之间“各自为阵”的问题突出,导致信息隔离,进而使没有被统一收录、散落在民间的许多个人负债信息,成为一些机构利用的对象。近年来,现金贷、消费金融大爆发,过度借贷、重复授信、过高息费、个人信息保护不足等问题“恶浪滔天”。借款人多头借债,拆东墙补西墙的“共债”风险愈发严重,欺诈性行为防不胜防。

信联成立后,民间机构已有的数据能否全部实现共享,可能也需要观察。有业内人士担忧,信联的班底中除了互金协会外,其他8家均为民企,在竞争激烈各怀心思的商业社会里想保证信联纯粹的公立性,还缺乏足够的约束力,这一担忧不无道理。8家公司早年都是奔着独自持有一张征信牌照去的,但因一直没能达到监管要求而未能获牌。

王征宇更是将信联称做是“在监管与行业的博弈中诞生的机构”,他也认为,征信机构缺少权威或不具第三方独立性,可能导致从业机构不愿意交出数据,或交出数据的质量和真实性不佳,甚至故意作假,对整个数据库造成污染,这些问题实际已经出现在相关信用数据共享机构的运作中。再加上目前8家公司掌握的大数据规模已不在一个段位,有人士提出,内部话语权的平等恐怕很难保证。

不过,在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看来,不必忧虑来自股东层面的干扰。他指出,信联与银联、网联等机构一样,股权结构也做到了充分分散,能够确保机构经营的中立性。同时,信联作为一家征信机构,天然具有行业基础设施的属性,在监管和经营层面都会格外强调中立性和客观性。

缺失的顶层设计

即使不存在上述假设,目前各家平台对于个人信用评价的模型算法也不太一样,因此统一的标准也十分关键。更为重要的是,个人信息保护将是个人征信监管的核心内容之一。薛洪言指出,一些机构在个人信息的采集和使用上存在不规范现象,侵犯了用户隐私权。

这一现象的出现一定程度上与我国目前缺少相关的法律顶层设计有关。据了解,我国的《个人信息保护法》尚在制定中,《征信业管理条例》也并未对个人信息采集的边界和监管尺度做出足够的明确。对此,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表示,在法律顶层设计方面,国家有关部门应制定相应法规,明确机构对个人信用信息的采集、管理、处理、使用等各个环节如何进行安全保障,可采集的信息范围、信息使用权限等。同时明确机构在所有过程中均需要承担责任,并不是根据持有股份多少来判定。

以美国为例,王征宇进一步表示,在美国,对于信用报告的调取有严格的规定,对于调取是否需要本人授权也给出了清晰的界限。美国早在1970年就已经制定了《公平信用报告法》,对消费信用调查、报告机构和消费信用调查报告的使用者进行了规范,也形成了《公平债务催收作业法》、《平等信用机会法》、《诚实租借法》等一系列法律法规进一步确保个人信息在信用交易领域的使用中公平、公正、合法。

不能代表征信的大数据分析

被寄望作为央行征信中心补充机构的信联,面对的难题并不止于此。值得一提的是,目前现有的征信体系,不仅在互联网信息上存在不足,连传统金融系统的信息也没有采集完全。根据中国银行业协会发布的《中国银行业产业发展蓝皮书》,截至2016年底,银行卡累计发卡量已达63.7亿张,当年新增发卡量7.6亿张。但截至2017年8月31日,在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收录的9.3亿自然人中,仅有4.6亿人有信贷记录。

对于信息的共享,董希淼呼吁,目前持有股份的8家机构确实存在体量不一样,占有数据、愿景不一样的情况,希望市场主体站在更高层面考虑,占用数据多、共享数据多,以后用到的也会更多、查询的也更多,缅甸小勐拉赌场,这是件利己利彼的事情。

如何让更多的从业者拥抱信联,尤其是那些风控能力相对薄弱、不具备过硬互联网大数据分析能力的中小平台,分享它们获取的个人信用信息,董希淼认为,可以探讨采取市场化的手段,鼓励更多市场机构来共享数据。

友情链接:

澳门银河官网-澳门最大在线娱乐平台,海量澳门银河娱乐项目在线开户,试玩 - 澳门银河官网是一家集网投、代理、开户于一体的大型综合在线娱乐平台,玩家免费注册和电话投注,可试玩,升级为会员能享受更多优惠活动。

网站地图(html/xml

苏ICP12345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