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见问题

打不破的刚性兑付
更新时间:2018-05-15 09:15 浏览:193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宋太宗初年(公元995~1006年间),成都十六家富商订立契约,创立“交子铺”,开始发行世界上最早的纸币。4年后,政府成立“益州交子务”,开启了官方发行纸币的历史。

  发行纸币,兑付是大事。起初,每发行一批交子,政府都会准备相应的金融货币作为储备,以确保承兑。然而,慎始易、慎终难,宋徽宗时期,蔡京主持朝政,开始大肆印刷纸币,储备的金属货币跟不上,交子大幅贬值,陷入严重的通货膨胀,社会经济陷入一片狼藉。

  之后漫长的历史中,世界各国先后无数次进行纸币发行的实践,几乎都以严重的通货膨胀告一段落,算不得成功。

打不破的刚性兑付

  马克思有句名言,“金银天然不是货币,但货币天然是金银”。

  人们对于金银作为货币,天然就有信心,而对纸币的信心,则要脆弱很多,既要靠政府信誉的支撑,还要依赖以央行为主导的一整套货币政策管理体系。也正因为此,一直到1971年美元与黄金脱钩,全球才真正进入现代意义上的纸币时代。

  理财产品,本质上也是一种价值存储工具,也面临兑付的问题。相比纸币有政府和法律作后盾,理财产品背后借款人——一般为企业——给出的承诺,在信誉上低很多,理财产品也就成了具有风险的投资品。

  理财产品的风险属性,会天然限制其受众范围。毕竟,拿财富冒险,只是少数人的选择,绝大多数人,要的是财富的保值和增值。

  从产品的风险属性与受众数量的关系上看,基本上,每多一层风险,投资者数量都会指数级下降。

  在账户数/投资者数量层面,截止2017年末,国内个人银行结算账户数91.69亿户,在用银行卡数量66.93亿张,A股投资者1.33亿人,互联网理财(含低风险货币基金理财)用户数1.29亿人,参与风险更高的A股融资融券交易的投资者仅为454万户,P2P行业月度活跃投资者仅为441万人。风险越高,用户数量越少。

  在居民金融资产分布层面,也是如此。无风险的存款资产占比接近50%,其他资产,在刚兑的保护下,也都被视作低风险产品,真正高风险的股票类资产占比仅为7.66%。

打不破的刚性兑付

  所以,消减民众对理财产品兑付问题的恐惧,才能从宏观层面打开理财产品的市场空间。

  通常意义上,理财产品能否按期兑付,取决于借款人能否按期还款,即借款人的信誉。对理财产品潜在投资者而言,借款人通常是陌生的存在,无从感知它们的风险,最好避而远之。

  相比于理财产品资产端的借款人,理财产品的发行人——金融机构的信誉要高得多,若发行人能做出兑付的承诺——即刚性兑付,对很多潜在投资者而言,理财产品几乎就变成了低风险甚至无风险投资品,非常具有吸引力,市场空间也就出来了。

  这也是国内理财市展崛起的基础逻辑。

  2

  早在90年代末期,我国的一些商业银行就已经开始尝试向客户提供专业化的投资顾问和个人外汇理财服务。之后,理财市场快速发展起来。

  2001年加入WTO以后,在外资金融机构大举进入的压力下,国内金融体系加速进行产品创新,理财市场逐步发展起来,如招行在2002年创建了“金葵花”理财品牌和服务体系。

  2004年9月后,部分商业银行开始开展人民币理财业务。

  2005年,监管机构相继发布《商业银行个人理财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和《商业银行个人理财业务风险管理指引》,明确了个人理财业务“规范与发展并重、创新与完善并举”的监管原则。

  当时的人民币理财产品,保底承诺是一大特色,本质上便是刚性兑付。不过,面对外资银行入局的压力,各方对于金融机构通过理财产品创新提升竞争力都给予厚望,刚性兑付在当时还不是问题。

  一个细节是,政策出台后,当有人问道为何允许银行发行提供保底承诺的理财产品时,监管机构的答复为,

  “就我国金融发展而言,允许商业银行向客户提供保证收益类产品,有利于改善我国商业银行的产品结构,符合个人理财业务和市场的发展趋势”。

  理财产品保证收益,利息还高于定期存款,自然对存款产生了分流效应。在利率管制的市场环境下,资金追逐高收益,购买理财产品成了新时尚,存款理财化也成为一道风景线。

  之后,金融机构开始推出非保本浮动性收益理财产品,从金额上看逐步成为主流产品,2013年末,非保本浮动收益理财产品占比为63.8%,2016年末提升至79.56%。

  但保本型理财产品占比的下降并不意味着刚性兑付的终结,因为真正让客户亏本的非保本产品实在太少了。

  2013-2016年统计数据显示,金融机构已兑付理财产品中,亏损产品数量占比一直低于0.06%。意味着,一万只理财产品中,只有6只是亏了本金的,且本金损失率低于10%。

  “刚性兑付”的护佑之下,利率定价是紊乱的,市场调节作用失灵了。

  如下图所示,银行理财产品和信托理财产品,同样是刚性兑付,在部分投资者眼中,两类产品风险是一样的,但利率存在套利空间。对理性投资者而言,买高利率的理财产品划算,结果导致高风险理财产品的非理性增长。

打不破的刚性兑付

  最先起来的是银行理财。2017年末,银行理财产品余额高达29.54万亿元,是2007年末的55.7倍。

  起飞的不仅仅是银行理财,信托、证券公司资管业务、基金子公司、私募等资管类业务全部迎来黄金发展期。

  2010-2017年,信托资产余额从3万亿元增至26万亿元,增长7.67倍;

  2014-2017年,证券公司资管规模从7.95万亿元增至16.88万亿元,最高为18.77万亿元;

  2014-2017年,基金公司专户业务资产规模从5.88万亿元增至13.74万亿元,最高为17,39万亿元;

  2014-2017年,私募基金实缴规模从1.49万亿元增至11.1万亿元。

  3

  问题是,无论是谁来提供刚兑——发行人抑或担保机构、保险公司甚至是销售平台,风险没有被消灭,只是发生了转移。

  市场是只无形的手,一般认为,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机构的任何选择都能通过市场调节机制实时修正,风险承担是有边界的,不会走向失控的局面。

下一篇文章 :下一篇:银行理财期限拉长近40天
友情链接:

澳门银河官网-澳门最大在线娱乐平台,海量澳门银河娱乐项目在线开户,试玩 - 澳门银河官网是一家集网投、代理、开户于一体的大型综合在线娱乐平台,玩家免费注册和电话投注,可试玩,升级为会员能享受更多优惠活动。

网站地图(html/xml

苏ICP12345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