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见问题

理财这些年 踩过哪些“坑”
更新时间:2018-10-06 14:15 浏览:163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理财,用通俗点的话说,就是“钱生钱”。40年前,中国老百姓并没有理财的概念,有了闲钱,首选便是存入银行。这种略显单调的理财方式,就如同当初路边围墙上“存款储蓄,利国利民”的标语一般,在老百姓的生活中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

  在中国居民财富积累的过程中,对财富管理的需求与日俱增。当股票、信托、基金、保险、P2P等投资理财方式陆续走到身边,人们的理财观念逐渐被激活。但是,在这十余年二十年的理财道路上,中国老百姓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财富的保值增值,但也无意间踩到了大大小小的曝出风险的“坑”。如何在投资理财中注意寻找适合自己风险偏好的产品,如何躲“坑”避风险,投资者还要注意前车之鉴。

  “第一个吃螃蟹”:栽跟头

  2007年8月,上海一个炎热的午后,老式空调扇随着每一轮转动,发出“嗒嗒”的声音。刚从某公立学校退休不久的胡蓉与丈夫陈雄,正愤慨地讨论着为何那么多投资者会陷入“上海联泰黄金制品有限公司”(下称“联泰公司”)的骗局。这对50后夫妻,只能通过聊聊当下热点,以打发百无聊赖的退休生活。

  就在前一天,这个涉案交易总额超过200亿元,被坊间称为“建国以来最大地下炒金案”,在上海黄浦区法院开庭审理。检查机关指控称,联泰公司成立以来,未经国家主管机关批准,私自开展变相的期货交易。2004年3月至2006年5月期间,联泰公司从全国吸收了723名客户,共收取客户保证金2981万余元,却致使绝大部分客户资金严重亏损,合计亏损达2942万余元。

  此时的胡蓉恐怕没有想到,儿子陈文会在8年后卷入另一场类似的骗局(注:“泛亚贵金属案”)。事实上,也容不得这对老夫妻多想,因为接下来他们在跟随外资银行QDII(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产品“出海”的过程中,损失惨重。

  胡蓉出生在贵州一个小县城,自1973年参加工作,后与参加“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的上海人陈雄相遇并结婚,俩人同在贵州的一个乡村学校授课,每个月领着12元的工资。

  1988年,胡蓉跟随陈雄回到上海的一所公立学校,每人每个月能拿到400多元工资。直到2007年退休,夫妻俩的工资已涨至每人3600多元。凭借多年的省吃俭用,夫妻二人已攒下可观的积蓄。

  在如何将现有积蓄升值的问题上,胡蓉夫妇谨慎地选择了以银行储蓄为主,小部分放入股市的方式。至少在2007年以前,胡蓉家庭就一直持续着这样的理财习惯。

  直到2007年,汇丰银行客户经理向陈雄推荐了一款境外理财的QDII产品,打破了这个家庭略显“单调”的理财方式。

  高端和专业,这是陈雄对外资银行的印象,于是他果断“出了手”。在将持有的大部分股票变现后,陈雄在汇丰银行购入了5万欧元的QDII产品IPFD0030。在他内心的杠杆中,“赚”的概率似乎要大于“赔”。

  IPFD0030全称为“代客境外理财之‘宝源环球欧元股票基金挂钩’欧元产品”,委托管理期2年,2009年11月15日到期,产品募集的资金投资于英国汇丰银行发行并挂钩海外公募基金的结构性票据,挂钩基金为宝源环球欧元股票基金。陈雄其实根本没搞懂这款产品到底是什么,但出于对外资银行品牌和安全的认可,他还是购买了该产品。

  但随后而来的金融海啸却将陈雄的美梦击碎。随着全球经济走弱,炙手可热的外资行理财产品光环渐失,高额亏损、风险判断失误等一系列问题接踵而至,QDII产品更是遭遇大溃败。

  “2009年时,产品已亏损了近40%。”陈雄说,当时很多投资人到汇丰银行“讨说法”,但最终只得到一句“海外市场环境不好,非常体谅大家的心情。”由于持续亏损严重,外资行开始与投资者沟通,建议将剩余资金转购其他产品,期望通过之后的产品弥补投资人损失。陈雄没有选择转购,得到了少量的补偿金。

  据陈雄透露,一名南京投资者购买的汇丰银行另一款 QDII产品IPFD0033,在到期后转换成其他产品,结果最后亏损更多,20万美元亏损近50%。“外资行从进入中国起,本就自带国际化和专业化的光环,谁都不会想到,在这儿买理财产品会遇到这么大的风险。说到底,在不了解海外市场的情况下,还是不要轻易‘尝鲜’。”陈雄虽然承认自己没有清晰地了解风险,但他认为汇丰银行的客户经理也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因为其在频繁推介产品的同时,并没有尽到提示风险的义务,以及存在夸大收益的嫌疑。

  这个阶段,与陈雄陷入亏损旋涡的投资人不在少数,外资银行意图通过QDII产品急速占领更多市场份额,最终却演变成了一场大败局。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08年11月底,花旗银行、汇丰银行、东亚银行、渣打银行以及德意志银行等推出QDII 开放式海外基金的外资行,产品在近一年内已是全线亏损,有42 只基金的亏幅在50% 以上。其中,八只基金的亏幅达到了70%以上。值得注意的是,2007年集中出海的银行QDII大幅亏损并非汇丰等外资行独有现象,多家内资大行也陷入同样的窘境。

  胡蓉夫妇在迈出多元化理财步伐的路上,正儿八经地栽了一跟头。直到2012年,胡蓉夫妇都仍在懊悔当初不应该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而此时,华夏银行上海分行某支行的业务员王娜,正面临着客户的电话“轰炸”,导火线系华夏银行的“飞单”事件。

  银行“飞单”,其实就是银行员工借助银行内部平台,私自销售非本行自主发行的或非本行授权和达成委托销售关系的第三方机构理财产品。

  2011年,华夏银行上海分行某支行员工“私售”投资产品,且导致11月底中鼎系列产品违约,无法兑付,引发投资者公开抗议。经过初步统计,涉案投资产品共有4期,规模共计1.119亿元,投资人有70余人。此后,华夏银行总行副行长李翔等奔赴现场谈判,但双方难就解决方案达成一致。值得注意的是,这是银行业员工私售“飞单”首个被媒体曝光的案例。

  而此后,银行“飞单”事件仍常有发生,包括工商银行、广发银行、农业银行平安银行等均卷入其中。王娜回忆说,虽然银行“飞单”多半是个人行为,但仍然不可避免地影响到银行的信誉,那个阶段自己的业务量明显下降,老客户对已投资产品则顾虑重重。

  除了银行“飞单”,由部分银行代销理财产品引发的风波,也开始频频上演。2012年,由中国建设银行代销的建信证大金牛增长集合资金信托计划(1期)遭用户投诉,原因是收益从预计中获得20%变成亏损超过50%。2013年12月12日,,由建设银行代销的吉林信托10亿信托计划,被曝出深陷联盛债务危机。紧接着的2014年7月,由工商银行代销的中诚信托两款煤炭信托产品,出现兑付风险,银信合作类业务再次被推到风口浪尖。“银行销售的产品并不是绝对安全。”这个阶段,中国老百姓开始对银行理财产品有了更清晰、理性的认识。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理财方式和产品进入人们的生活。

  疯狂逐“金”:被套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中国老百姓都倾向于购买一定的黄金,作为整个家庭的避险资产,胡蓉陈雄夫妇也不例外。2000年,胡蓉以70多元/克的价格,购入价值2万元的金条。到2006年初,金价已经涨到了210元/克。

  尽管尝到了“甜头”,但胡蓉并没有加大在黄金方面的投资。此后,国际金价一路飙升,在2009年大涨逾50%后,2011年创历史最高价,短短10年暴涨了7倍多。

友情链接:

澳门银河官网-澳门最大在线娱乐平台,海量澳门银河娱乐项目在线开户,试玩 - 澳门银河官网是一家集网投、代理、开户于一体的大型综合在线娱乐平台,玩家免费注册和电话投注,可试玩,升级为会员能享受更多优惠活动。

网站地图(html/xml

苏ICP12345678